在线投稿:lgxtxz@163.com | 新闻热线:0915-2529090   设为主页 | 加入收藏 | 繁體中文 
 首页 > 文学艺术 > 正文
散文:把自己迷失在大自然里
时间:2019-05-23  作者:陈延安  点击:0 次 


林是绿的,山却不一定空,我这里说的空,只是自己的一个感受:很不容易见到一户人。但终归是有人家的,就俩,相距不远,这真是仙居仙境所在,至少也是个修道修行的好地方,到处都是林,四盼都是崖,让茂密的树和林以及婉转鸟声包围着的地方。

他们是大山里的守望者,生态护林员。走在这里,你一定要不断确信,自己是处在21世纪的中国,自己是处在真真实实的境里,而不是梦,梦没有那样真实。

那天,我和林业局的同志一道去南宫山镇红日村三组(合并前为九组)采访,对象是一名生态护林员。汽车从南宫山镇集镇所在地旁边一条叫石榴沟旁的公路上逆流而上,一路呈四五十度的坡。开到一个交钥匙工程集中安置点,路就没有了。于是泊车上“岸”,我们这才往山下望去,自己来到半山腰。可咋走呢。乡亲们说从“堰”上走。

“堰”是渠的意思。这渠早已荒废换成了塑料管道。草长满了堰。

草青青的,刚下过雨,晶莹的露珠在草叶上摇晃。我真不忍心踩。

路两旁树木阴翳,只觉得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感觉了,这就是被树木和大自然所包围的感觉。它们就像是来这座山上参加的一个自然盛会,我是后来者,他们给我以大大拥抱,舒展着腰肢,吐露着芬芳,就这样地分立在两旁伴我前行。我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位国王,在这静谧的只有鸟雀啭鸣的林中,坐拥一切山林草木给我带来的服务,默默地接受我的检阅。

大约走了二十多分钟,堰已经尽了,便来到了一条小溪前。溪从山上潺潺而来,在悬崖上撕成布片——雪白的布片——瀑布——多么天然的瀑布。水不大,但已足够配得上这些山林。它是净洁的,洁得你实在没办法去表达你对它的热爱。这时,我唯一的想法,就是想那样搂着,搂着这汪溪水,不紧不松,不轻不重——我忽然知道了“呵护”这个词的意义,原来用在这里是再合适不过了。

我把手伸进这汪溪水,水从我手指尖轻轻划过,像是含在了它的口中,溪水的口中,那清凉清澈可见沙粒的溪水口中,我的心都醉了。

过了这道溪流,便开始爬上坡路。我们好不容易爬到溪上那第一个拐弯处,大吼了一声,先前走过的堰和溪都在脚下了。我们抬了抬头。“好樱桃!”同行的同志告诉我。不错,是好樱桃,野樱桃,颗粒不大,然后却红得可爱。我们拉下一枝,尝了尝,的确很甜。那是儿时的味儿,我们饕餮了够,再开始了最艰难的攀爬——正式上山。

我们只有一个理由,“别人都能上去,我们凭啥就上不去?”“人家天天走,我们走一次有啥了不得。”是的,就是这个理由,我们腿上就加了把劲。

路的一边是杉树,另一边是茶,青青的茶。这些茶树,老叶子似乎早已凋落,剩下的现在我们能看到的多是今年的新叶片,就那样嫩嫩地摇曳在枝头。后来才知道,这些茶并非没人采,而是现今这个时候,叶片已不怎么值钱,路途又远,划不来。

你如果确实要问茶是什么颜色,我不好说,我对颜色不太过敏,对颜色分辨得太笼统,太模糊,如果硬要说,那就是茶青色,对,就是茶一样样的青色。等于没说。

野生猕猴桃长得太棒,它们把粗壮的茎从树丛中挑出,就像是这森林“幌子”,层层叠叠,绿色盎然,到了秋季,便会结下一个个毛绒绒的果实,便成了这“幌子”上的“字”。

矮矮的山矾,低调得你都不会注意它,那叶子碎碎的,他似乎只想关注过路行人的脚。“窗外触手参天树,抬首花叶斑驳光。”它眼前的大千世界不是一样的美么?

荨麻我是不敢惹的,牛羊都要绕着走,何况是我。我的皮没有那么厚。小时候,我不知有多少次被荨麻蜇刺,又红又痛又痒又麻,还起泡,想起来都让人惊悚。

一片竹林下,生着密密压压的鸳尾,上面开着蓝色的小花,那种蓝,平时在城里都很少见过,不,直接是没见过,那是没有灰尘的蓝,干干净净的蓝,蓝得化不开。

樱花树,花早已落去,剩下的就是繁茂的枝丫。树皮滑滑的,像是刚擦过油,锃亮。“但见樱花开,令人思往事。”我没看到它开花,但能看出它思的往事。

夹果蕨几乎到处都是,我们这儿方言叫“冷蕨苔”,就像一把把扇子,就像一扇扇翅膀,集体有层次地围城一个圈,又分好几层呈下腰动作,把自己整体弯成一个喇叭形。

黄鹌菜,我们也叫它野菊花,就那么一根根立着,就那么一片片开着,虽然每“人”都是顶着一朵或是三、两朵,然而它们的同胞一多,那可是很是壮观。

板栗,这种极普通的干果树,正开着茂盛的金灿灿的花,金色中夹白,是那么繁茂繁华,只要你打眼往远处看,往高处看,第一映入眼帘的便是它。

“高粱泡儿,高粱泡儿。”同伴兴奋地告诉我。

在我老家,把高粱泡儿也叫刺泡儿,泡儿好吃,有一股酒香,可是采摘的时候,可不能毛手毛脚,它身上有刺,好的东西也许总是不易到手,就像这泡儿吧。

我们采摘几颗,的确不错,不过好像还不到最成熟的时候,鲜红红的,也许太阳出来再晒个十天八天,颜色由鲜红变为暗红,肯定就更好吃了。

在走了将近两个小时的山路后,我们终于到达了目的地——护林员家。门前,竹篁幽深,石瓦泥墙就掩映在绿树竹林里。公鸡在唱午间歌,鸭子嘎嘎,猪在咕咕,羊在咩咩,牛不时发出长长的一声“哞”叫,狗在吠,猫在跑,一幅要啥有啥农家图。

主人告诉我们,这就是他实现个人价值的地方——至少不能让国家养着,自己只要还有一口气,就要劳动,这样心里才是踏实。他说,它所管护的林子就包括我们刚走过的路这一片,一共3900亩。他说,林子就是亲人,他不能丢下亲人不管。

回来的路上,我们又再一次亲近了这些大自然,我只有一个想法,想把这无边的绿色和清澈一抱给抱回去慢慢地享受,把自己迷失在大自然里。




编辑:管理员